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中心行里的少妇们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门呤“叮咚”一声响起,许娜心脏骤然一紧,这么晚了,还有谁来的呢。她正在寐室里的洗漱间里,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身上穿着纯棉的白色浴袍,赶紧屏住了一口气,急步走到门口,又按了按胸口,才把屋门一开。她的肩上垫着一条毛巾,那件白色的浴袍肩膀部位已濡湿了一片,但她一下就呆在原地上,外面贴着门的那位,却是满脸晦气无精打采的阿伦。“你来做什么?”许娜惊愕之余,有些发怒地发问。阿伦怯生生垂着沉重的脑袋,不敢正视着她。“你让我进了,再说。”阿伦抬着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她说。“不行。”许娜口气坚决地说:“有话你就在这里说吧。”“你让我进吧。”阿伦的声音细弱,像行将就木的病人。他的一只卡住了门框,许娜还是把他放了进来,阿伦看上去消瘦了许多,一脸疲于奔命的样子,许娜在沙发上一坐,扯了扯袍子的领口,把胸前一抹雪白掩饰住了,懒洋洋地发问:‘“你来有啥事?”他对许娜说:“都怪我一时糊涂,干了天底下最傻的傻事,现在我真的是来负荆请罪的,你就原谅我吧。”他的眼泪从眼角挤出,浊浊地、爬过他瘦削的鼻翼,假如倒退以前,许娜一定会心软地原谅他的,毕竟他曾经给她过欢乐和开心。可是现在她的心已另有其人,心肠也就变成铁石,也变成木头了。“你怎会才想起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不辞而别哪。”她依然心如寒铁。“姐,你听我说,我是怕累及你才离开的。”阿伦一口一个姐,声泪俱下、哀婉动人,还真把许娜冷结的心绳解开一丝,她的脸上有所温存说:“遇了什么难处了吧。”“我让人追债,现在走投无路了。”他双膝一屈,跪在她的跟前。晚了,许娜从心里鄙弃地哼了一声,她扭过身子,把个冷冰冰的背对着他。膝跪在地上的阿伦对她说尽了好话,伸手去抚摸她光裸的双腿,许娜厉声喊道:“别碰我!”阿伦缩回即将作案的手,小声嘀咕了一句,许娜霍地转过身来。“你以为我这是旅馆,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她的声音冰冷,如压缩饼干,高度浓缩了她当时的愤怒、羞辱、委屈、痛恨等诸种因素。前些日子,阿伦确实在这里白吃白住,腰一软,无言以对。阿伦讪讪地站立起来,踱到了沙发的后面,他的手在许娜的肩膀上拿捏着,许娜仿佛一只经历长途飞行的候鸟,长叹了一声,把背靠到沙发,阿伦让巴结的笑纹爬满了整个脸庞:“你是累了,我来给你捏捏。”他将她的睡袍扒落,露出了光滑圆润的双肩,十指用劲地在她细腻柔滑的肌肤上按压,许娜的乳房一览无余地完全裸露了出来,那丰满雪白的一团,还有樱桃般小得可爱的乳头,无不向他放射着迷人光芒。看着男人诚恐诚惶的样子,许娜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哎,你再往下点。”阿伦听着这话,如遇大赦,许娜已向他发出明确的邀请,风暴已经过去了,正是阳光返照的时候,他的心一松,放开了胆量,他的手往下爬行,捧住了她丰硕的乳房,手指拨点着乳头,许娜让他搔弄得痒痒地,乳头一下就尖硬地发胀,她张嘴呵呵地躲闪着,把个身子摇曳得花枝乱展。“说吧,求我什么事了。”许娜的脸上有些笑容,阿伦的手更加轻柔地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抚摸。“我需要钱。”说完低下脑袋,在她的耳垂、脖子亲吻了起来,她的双腿不安地张开,浴袍间的下摆敞开着了,两腿间那一团黑影晃得他眼花缭乱,他的手掌肆意地抚弄着她的乳房,那发胀了饱满了的乳房在他的手中显得沉旬旬。他是太激动了,一阵乱摸乱抓。突然许娜挣直过身子:“你干嘛,弄疼我了。”“你听我说,我真的离不开你。”他从她的背后一下转到了跟前,像发寒热,嘴唇颤抖着。“你是没钱了才想到我了吧,我不会再给你的。”“你听我说,再给我点,不然,我会没命的。”阿伦抱住她的双腿说。“你再说也没用,你走吧。”她深吸了一口气,仰起脸,悠怨地说。“就这最后一次,我做牛做马地报答你。”阿伦说得真真切切,并把脸贴附在她洁白的大腿上,见许娜没了言语,阿伦还以为她是让自己打动了心扉,得寸进尺探出了舌尖,沿着她的大腿往上舔舐。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像水波荡漾从她的体内泛起,她的双腿一紧,夹住了他的脑袋,他的舌尖已触到了她浓密的阴毛。“不,不要。”他的突然袭击让许娜不顾一切地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然后霍然起身,拨腿往里冲。他一耸身上去,伸出有力的大手,在寐室的门边抓住了许娜,他干脆把她的身子紧紧地搂住,一声接着一声地严厉地叫嚷着:“别逼我,你别逼我。”许娜在他有力的臂脯紧箍下颤抖着,没办法从他雷霆万钧的进攻下脱身,她蹬踢着双腿,但还是一步一步地让他抱离了门边,他似乎发了,根本不顾她的挣扎和呼叫,紧紧拽住她的身子进了寐室,强行将她掀落在床上。接着,许娜的呼唤顿时停息了,他的丰厚了的嘴唇像章鱼一样压上来,紧紧地粘住了她樱红的小嘴,在一股强有力的吸附下,她柔软鲜嫩的舌头被裹进了他的口中。一片漆黑的昏眩遮盖了她的头脑,她觉得自己正一点点地失去,她浴袍的带子散落了,胸脯大张着,还有下面那地方。但她不甘心就此失败,她仍在奋力地拼搏,浑身的每块肌肉,都在用劲地波动,仿佛一只憋足了气的球,随时都会因为压力太大而怦然爆炸。可是她毕竟身轻力薄,竭尽了全力博出一身香汗也如蚍蜉撼大树,不能使野性勃发了的阿伦动摇半分。他用膝盖顶开了许娜的双腿,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裤裆已是解开了,他的那根东西扬长而入,一下就深深地插进了许娜的里面,其实她的那地方早就濡湿了,进入时很滑腻,他狂野地纵送起来,许娜渐渐有了反应,她不再做无所谓的反抗了,身子也顿时舒张了起来,感觉柔软了许多。他动作娴熟地操弄着她,看着许娜的脸从愤懑到平静下来,再从平静中变成享乐的潮红,慢慢地有了些急切的期待,他添薪加火一般把她搂抱起来,他们的位置交换了,他让许娜骑坐到了自己上面,手扶助般地在她的腰肢上,并努力仰着上身,用嘴在她丰硕的乳房上吮吸。在他强壮有力的顶插下,许娜渐渐有了快感,她硕大的屁股抛起压低,有时还沉沉地磨碾起来,把一条纤细的腰扭得如风中柳枝。阿伦感到了她胸前那樱桃一般的乳头尖硬起来,他卷起舌头团住那一粒圈弄着,像是过电一样,许娜浑身一颤,脑袋娇弱无力般搭垂在他的肩膀上。阿伦挺直着腰扳,把那根东西紧紧地顶起,他的嘴唇沿着乳房往上,亲吻着她的脖项、脸颊,能感到许娜的那地方融融流渗着的暖流。他舔弄着她的耳根,轻咬着她的耳垂,他说:“姐,借我二十万,我过了这一关,会好好报答你的。”细眯着眼睛正慢慢体味着快感的她睁开了眼:“什么,二十万,你没搞错,我没钱。”“这点忙你都不帮。”阿伦也是急了,他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愤愤地说:“我知道你有了新欢,但我可为你做了不少。”“你也伤害我不少。”许娜说。“我也是势所迫,再说了,我不离开,你那来新欢。”他的脸埋在她的胸前小声地咕噜,她停下了蹿纵的动作圆睁双眼,离开了他的身体,缓慢地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借着进行屋子里的桔黄灯光,阿伦只见她半低着头,翻着眼白,神如穷凶极恶的女鬼,他陡地紧张了,心里升起一股寒气,想含糊过去,许娜这时开始咆哮。“滚,给我滚,是呀,我是被很多人操过呀,不用你稀罕!”头一回见许娜怒成这样,阿伦知道祸惹得不小,更紧张了,他坐了起来,尴尬地有些话不成句。许娜见他嗫嗫嚅嚅的,脸上便挂了些轻蔑,继续说:“咱俩就是嫖客和婊子,说你是嫖客是抬举你,说你是鸭子恰当点。”说着说着,许娜还不解恨一样,她的身上凝聚起一股力量,双手突然地一抬,猛力向他的脸推去。阿伦根本没一点防备,一时措手不及,眼睛云里雾里酸胀发黑,身子也从床上猛跌到地面上。许娜“哗”地翻身而坐,阿伦也从地上急速地撑起半个身体,从没见到许娜如此敏捷的身手,她跳到了阿伦跟前,手臂一挥,一记清脆的耳光重重地落到了他的脸颊上。阿伦不知是被打懵了还是打清醒了,他捂住半边脸颊,呆呆地望着许娜,竟不知所措。许娜也愣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今日今时,此时此境下,自己会对这个跟她缠绵多时的男人如此的仇恨。像是一颗火星燃点起来,阿伦真的让她激怒了,他一把从地上挣起,怒气冲冲地吼叫着,头一回发火骂许娜,像一头愤怒的狮子,龇牙咧嘴,恨不能一口把猎物吞下。“你给不给。”阿伦赤着下体把手拽着她的胳膊,许娜轻轻地一笑,甩脱他的手。“我没钱了。”她故意装得很平静,以显示自己的修养,衬托他的野蛮,然后轻蔑地瞥他一眼,从床上下来并扭身进了房间里的漱洗间,并把门反锁了。许娜刚把身体靠到马桶上,就听到阿伦猛烈地踹门。她知道就算他把脚踹断、把门踹破,她也不会起来开门,她就一直坐在马桶上,听到踹门的声音渐渐猛烈,心头忽然升起了一缕恐惧她不知道这事会怎么收场!大约有五秒钟的停顿,她以为阿伦放弃踹门而入的做法,刚放松下来,只听轰——砰!门破了,反弹到墙壁,发出一声巨响,许娜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阿伦已迅速地从马桶上拽起她的一只脚,双手猛烈一拖,她像具死尸那样啪哒一声摔在地板上,她好像听到左臂一声轻脆骨响,还没开始说话,阿伦已经把她拖到客厅,并地动山摇地大吼着:“你骂啊,你再骂。”许娜的脑子里金光乱迸,根本听不见阿伦在说些什么,一种求生的本能使她奋力地挣扎着。阿伦纵然身强力壮,但要完全让一个狂了的女人静止下来,仍觉得十分地吃力。同时,他的双手一扔,把许娜的身子到了沙发的一角,许娜傻在地上,惊奇万分中甚至忘了害怕,愣愣地像喉咙被扼的哑猫,不敢大喊大叫。但形势转眼这间立即发生了变化,阿伦退后两步,呆呆地定了住了,突然“忽”地一矮,就半跪在地上,双手按住了许娜的双膝。许娜瘫软在地,她想起来,她的左臂已经失去知觉,一条血线从卧室歪歪斜斜地连接到她躺着的地方。阿伦的衣衫狼藉,一只袜子掉在漱洗间的过道上,他摇曳着许娜的身子。许娜的脑袋被门框撞得嗡嗡耳鸣,除了左臂不痛,全身散了架一样地疼痛,她就像只断翅的蝴蝶,沾在客厅的地板上。我要死了吗?许娜的眼前朦胧一片。丧心病狂的阿伦此时已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的手紧紧箍着许娜的脖项狠狠地摇晃着,嘴里吐着恶毒的咒骂。许娜的眼睛呆滞着,唾沫沾在她的下巴上,她的眼膜前出现了零星的白色雾,一圈圈地在扩散滚动,周围的东西都在居中烈地颤动,似乎大地正在崩毁,她感到脑髓正在溶化成浓血,她昏眩了过去。几分钟后,许娜体力耗尽,身子也跟着一软,像一捆散发着香气的绸布,横陈于亚麻色的地上。是你逼我的,阿伦从内心深处说,他欣喜若狂地放弃了对她的压制,腾起身来在她的寐室中一阵摸索,他翻箱倒柜寻遍了屋子,找到了她保险箱的钥匙。他知道她的保险箱就藏在衣橱里,他打开了衣橱的门,手哆嗦着把所有的钥匙试了一遍,密码他记得很清楚,是他的生日。保险箱开了,由于兴奋他的心一阵慌乱,里面有许娜贵重的首饰、股票、美钞港币,还有成捆成捆的人民币,阿伦顾不上穿起裤子,找了个特大的旅行袋把里面的东西席卷一空。他一边系着裤子一边回头一望。她就平躺在地上,白色的浴袍上有些血渍,那是从她的嘴角流渗出来的,她的脸也变得瘦削不堪,然而面目却还是先前那样,宁静地闭着嘴,合着眼,睡着似的。阿伦几乎想伸手到她的鼻子前面,去试探她可是真实地还在呼吸。

喜欢中心行里的少妇们请大家收藏:(www.4txs.com)中心行里的少妇们四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爱与欲(爆乳淫奴)M老婆的刺激游戏我为卿狂武林启示录人生性事之写点真格的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欲望中的颤抖母狗黄蓉传我的支书生涯
返回顶部